【中山南途】花桥慈济宫:你可曾喝过奇妙的“

发布时间:2019-12-16  点击次数:次作者:admin   来源:未知

  因为“金汁”正是这里医术高明的医生通过古方研制的中药,因为效果灵验,高峰期,每年夏秋之季有上万人次来此免费求“金汁”。

  花桥慈济宫位于泉州市中山南路605号-607号,始建于南宋绍兴年间(1131年-1162年),800多年来,宫内祀奉的保生大帝,是我国东南沿海以及东南亚国家和地区最重要的民间信仰之一。

  清代光绪四年(1878年)在这里成立的泉郡施药局,是我国最早的民间慈善机构之一,百余年来,施医赠药的善举绵延至今。

  据《泉州府志》《晋江县志》记载,保生大帝名为吴夲(tāo)(979年-1036年),字华基,号云冲,又被民间称为大道公、花桥公、吴真人,祖籍泉州安溪感德镇石门村,于泉州府同安县白礁村(今漳州台商投资区白礁村)出生。

  吴真人少年贫寒,矢志学医,云游四方,学成之后,便开始悬壶济世,因医术高明,曾任宋代御医。

  据史料记载,宋仁宗明道二年(1033年),泉州、漳州一代发生瘟疫,染病致死者不计其数,吴真人和徒弟跋涉于泉漳一带,采药熬汤,义诊施药,无不药到病除,深受老百姓感戴。

  吴真人在历史上多次受到皇帝敕封,从宋代到明代,共获得历代帝王十一个封号。

  陈泗东先生在《幸园笔耕录》中提到,中国古代有“正则为神”的说法,吴真人在生前就“远近咸以为神”,死后更是被皇帝敕封为神。

  明代永乐年间(1403年-1424年),明成祖朱棣敕封吴真人为“恩主吴天医灵妙惠真君万寿无极保生大帝”。

  明万历《泉州府志》记载:“花桥在南门桥南,今呼花桥亭。”这里的“南门”沿用了宋代涂山街头附近的镇南门的地理称谓,元代拓城,镇南门已移到天后宫前。

  北宋时,此地有一块木板桥,架于罗城濠沟之上,后改为石桥,附近乡民担花来此贩卖,此桥也就被称为“花桥”,桥边还有一座小亭,被称为“花桥亭”,吴真人常居于此,施医赠药,分文不取,治愈者无数,乡民奉之为“医神”。

  吴真人羽化之后,泉州乡贤商贾便自发出资,在此修建了“花桥庙”,清代这里被称为“花桥真人庙”,据清代道光《晋江县志》描述此庙:“郡城真人庙有四,灵感此庙为最。”泉州城区曾有吴真人庙十余座,这里提到的是四座最有名的,即文锦铺甲第宫、盛贤铺北山宫、集贤铺桂坛宫、善济铺慈济宫,而善济铺的名称,正是因慈济宫而命名。

  明末内阁大学士黄景昉的《温陵旧事》中记载,上元节泉州迎神赛会,诸神皆由四人抬神轿,只有通淮关大帝、花桥吴真人、南门天妃等神乘八人神轿,而且抬吴真人、天妃神像采用缓步而行,而抬其他诸神像皆“其疾如风”。可见吴真人在古代泉州民间信仰中的重要地位。

  如今,这里不仅是福建省级文保单位、福建省非物质文化遗产,还是世界保生大帝庙宇联合总会的荣誉总会长宫。

  花桥慈济宫北侧,是鄞(yín)仙姑殿,据《南安县志》记载,鄞仙姑,俗名阿乙,泉州南安三十二都丰州镇后井村人,为吴真人的弟子。宋仁宗赵祯之母宋太后患乳痈,鄞仙姑与吴真人进京,手到病除,仁宗大喜,以其俗名封其为“太乙仙姑”,后来随吴真人在花桥慈济宫悬壶济世,共行善举。

  花桥慈济宫门前的“真人所居”四个大字,来自泉州的明代四大书法家之一张瑞图,据清代陈步蟾《重修花桥庙记》文后附言记载,光绪七年(1881年)正月二十六,花桥附近发生大火,燃烧房屋四百余间,而花桥慈济宫却安然无损,被传为奇事,民间有说是火神祝融呵护的,还有些人认为张瑞图别号“二水”,为水德星君降世,用墨宝镇住了火势。

  这四个字原本写在木匾之上,后来木匾被毁,慈济宫在西街妙音宫中勾勒这四个字,镌刻于石,保留至今。

  在书法家眼里,“真人所居”这四字,字字独立,又和谐统一,是不可多得的墨宝。

  据花桥慈济宫第九届董事会董事长李东生介绍,清代光绪四年(1878年),泉州的三位进士黄抟扶、吴增、黄懋烈一起,在花桥慈济宫成立“泉郡施药局”(后又改名“泉州府施药局”“花桥善举公所”等),1985年,“泉州花桥赠药义诊所”正式挂牌,延续至今。

  据黄沂卿在《黄抟扶事略》一文中记载,花桥善举公所董事会成立之初,由清末进士黄抟扶负责,稍后推举进士吴增,举人曾遒二人共同主持,第一届董事会董事长为曾遒,在40位董事之中,不乏德高望重的教育学者、书法大家、文化名人等,均为当时泉州的名流。

  花桥善举公所第二届和第三届的董事长为陈仲瑾和叶青眼,陈仲瑾(1880年-1963年),名砥修,号缙玙,泉州清末举人,据陈仲瑾之孙陈笃恒先生介绍,上图大约拍摄于1958年-1959年,为花桥善举公所第二届第三次董事大会留影。

  当时花桥善举公所的董事会成员均为泉州有影响力的人士,善举项目除了施医赠药之外,还包括施棺(为穷苦人家办理身后事)、度岁(春节前向穷人施舍米粮或银钱)、平粜(遇到荒年粮食涨价,到外地购买粮食,回本地平价卖出)、赈济灾民(自然灾害后,在本地和东南亚募集资金赈灾)等等。据黄谋烈在《庸叟自撰圹志》中写道:“丙申(1896年)邀集同志,采购厦米平粜,以济贫民,后遂以为常。”

  每当泉州城内外发生水灾或遭敌机轰炸,遭难人民均由善举公所筹赈会给予紧急救济。据史料记载,1944年,陈仲瑾在香港鼓励郑玉书、李清泉于香港、马尼拉二处筹集“法币”二十余万元,汇寄来泉作平粜费用。

  据李东生介绍,花桥赠药义诊所历来都有资深医生轮流坐班,在上世纪,如蔡有敬、陈凤仪、张志豪、留章杰、林扶东、傅若谦、柯乔木等都在这里坐堂义诊,如今诊所有从泉州各大医院退休的知名医生,不论隆冬盛夏,从不无故旷工,周一到周五的上午8时30分到11时30分,下午2时30分到5时30分,义诊赠药,对待病人认真负责,他们秉承的是宋代吴真人“业医济人”的精神,延续的是百年前泉郡施药局的大爱思想。

  李东生说,以前义诊所只在上午服务群众,如今改为了全天服务,就是为了更好地行善,由于诊所医疗条件有限,如有大病,医生还是会建议去大医院诊治。

  对一些疑难杂症,这里却有着自制的传统特效药,比如专治跌打内伤的“大七厘”、医治“飞蛇”的特效药等,均据病情随讨随赠,“飞蛇”即带状疱疹,去年花桥赠药义诊所成功“抓蛇”1000余次,深为患者感激。

  这是1981年花桥慈济宫免费赠送达200人次以上的药品,制药是花桥慈济宫的重要业务之一,除宗教界、侨胞、热心慈善家捐赠药品外,曾在花桥宫内空地, 以及承天寺空地开辟药圃、广植草药,按古方、秘方制作各种丹膏丸散 , 作为施赠之需。

  自制药品包括金汁、感冒散、风湿散、顺气散、皮肤膏、冻疮膏、白金丸、荷叶露、米醋、藕节露、银花露、湿疹露、莲花露、桑枇露、菊花露等各种药品。

  “金汁”这一味药,为花桥慈济宫众多秘方之一,如今泉州年轻人已经很少听到,但稍微年长一点的泉州人,不仅耳熟能详,而且很多都服用过。

  金汁对医治酷暑患高热的患者有特效,以前每年夏秋季节,前来花桥慈济宫取药者均在万人次左右,赠送“金汁”五六千斤,可见泉州民众的需求之盛。

  在冬至前后一个月,花桥慈济宫在小学中取十一二岁的健康童男的粪便,加大量井水或者泉水稀释,搅匀成汁后,经过大小竹筛和纱布三道过滤,过滤后的汁水再加上红土、甘草水等,存入瓮中,再用加了盐的黄土密封,深埋于龙眼树附近的地下,时间越久越好,存放几十年后,汁水会分为三层,最上层用来入药,没有气味,清亮透彻,如浅茶色,泛着金光,因此称为“金汁”。

  关于金汁,自古就有记载,《本草纲目》和《医事别录》分别称为黄龙汤、人中黄、还元水等,味苦、性寒、无毒,主治时行大热狂走,解诸毒,可大解五脏实热。

  《本草纲目》还记载了几种具体的制法:“近城市人以陶瓮塞口,纳粪中,积年得汁,甚黑而苦。名为黄龙汤,疗温病垂死者皆瘥。”另一种制法是于腊月截淡竹去青皮,浸以人粪汁,“可治天行热疾中毒”,名为“人中黄”。还有一种制法是用棕皮棉纸铺上黄土,浇粪汁于土上,滤取清汁,倾入瓮中密封,埋藏入土中一年取出,清若泉水,全无秽气,年久弥佳。

  


联系我们

地址:无锡市锡山经济开发区芙蓉一路95号
手机:13003336718     13382221518
电话:0510-88551618   88551619
传真:0510-88551518
邮编:214000
网址:http://www.convoswithcassandra.com
邮箱:export@homat.com.cn
   richard-ding@163.com